南方网> 省新闻办官网>滚动大图

花大量时间教“简单事”,值吗?听听江门四个特教老师的故事

2018-09-10 14:33 来源:南方网 黄烨倩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黄烨倩)有这么一群教师,他们的学生可能会在教室里突然崩溃大哭,可能会自说自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能会坐下不到三分钟就跑到教室外面……作为特殊教育的老师,为教好一个孩子,他们常常需要花费数倍的努力与耐心,循循教导。

周秀文正在给启智班的学生上课。图片来自于江门市特殊教育学校

  今年教师节,笔者为大家讲述四个特教老师的故事。他们不奢求桃李满天下,但希望能够力所能及地为每个孩子提供享受教育的机会,让他们学会生活,学会做人,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初心:

  “每个孩子都有享受教育的机会”

  两年前,夏健思刚好研究生毕业,从家乡大连登上飞机来到了2000多公里外的江门市,开启了他从事特殊教育的事业生涯。两年后的今天,站在讲台上的他没有了当初的紧张与焦虑,从容地用手语与启聪班的孩子们交流,教他们学英语、用英语。

  “那是我第一次远行。”夏健思告诉笔者,在看到江门特殊教育学校的招聘信息之前,他从未想过要到广东工作,也未曾了解过江门。冥冥之中,命运之手指引他来到了江门市特殊教育学校,做起了听障儿童、自闭症儿童的引路人。

  早上6点20分起床,打卡、带班早读、备课上课、带孩子们就餐午觉……直到下午4点半放学送完最后一个孩子回家,夏健思方能稍微松一口气,结束打仗般的一天。“现在还好一些,以前刚上课的时候,孩子看不懂我的手语,我也理解不了他们想表达的,那个着急啊。”夏健思坦言,刚到江门工作时并不顺利,一边是教学工作上的不合拍,一边是生活环境的不适应。潮湿、闷热、起疹子,是夏健思对刚工作那半年的记忆。

夏健思正与自闭症儿童进行沟通。图片来自于江门市特殊教育学校

  “其实没那么复杂,选择来到江门,来到特殊教育学校,是因为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有享受教育的机会。”当笔者试图理解夏健思为何千里迢迢奔赴江门只为当一名特殊教育的老师时,他如此回答。

  从幼儿园老师跳槽成为特殊教育的音乐治疗老师,吴彩英的想法也是很简单:“力所能及地通过音乐带他们去感受外面的世界,让他们生活得更好,就足够了。”据了解,音乐治疗是指通过音乐帮助提升自闭症儿童、唐氏综合征儿童及智力障碍儿童的情绪感知能力和社会交往能力。

  翻开吴彩英专门为每个班制定的小组音乐治疗计划书,上面不仅详细列出了孩子们在活动参与度、语言表达能力上的短期目标,还有提及了每一首歌可能带来的治疗效果,如“你好歌+名字歌”用来锻炼社会交往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用来集中孩子们的注意力和目光交流能力。

  “这些都是我一步步摸索出来的。”音乐治疗在特殊教育中是一个新兴领域,吴彩英在其中吃了不少苦头。从最开始上课时的无人搭理,到如今上课前孩子们聚在课室门口翘首以盼,吴彩英先是大量地研读专业书籍,而后又为班上每一个孩子做评估,编创出属于他们自己的歌。“现在孩子们见到我,都是用‘你好歌’来跟我打招呼的。”吴彩英颇为自豪地说。

  耐心:

  “每一次小进步都是极大的幸福”

  对折毛巾,抓住毛巾的两头,左手右手反向拧……一个看似简单的拧毛巾动作,却需要周秀文一步步分解动作,编成简单儿歌,再花费大半天教会启智班的孩子们,“我们的孩子不一样,他们每一次的小进步都使我感受到极大的幸福。”

  初见到周秀文的时候,她正站在玉米地里为孩子们讲课,“上学期我们种玉米的时候,给大家说过玉米的授粉过程,大家还记得吗?”戴着草帽,穿着水鞋,大汗淋漓地讲解手中玉米由来的周秀文倒像个刚刚劳作回来的农民。

周秀文正在玉米地里教职高班的学生们辨识玉米品种。黄烨倩 摄

  一年前,刚开设职高班的园艺课时,周秀文连锄地都不会,她与学生一起跟着园艺师傅学习,学会之后再把锄地、播种、浇水、拔草等种植动作分解出来,分配给不同的孩子:“动作灵活的孩子可以负责锄地,力气比较大的孩子可以负责浇水。”就这样,园艺班在周秀文的带领下种出了玉米、茄子和豆角,培育了各式常见花卉。

  据了解,江门市特殊教育学校除了设置九年义务教育的教学课程,还开设了职高班(园艺班和清洁班),帮助即将走向社会的孩子们掌握一技之长。

  自2001年走进江门市特殊教育学校以来,周秀文一直坚守在教育教学的第一线。从手把手带着启智班的孩子洗脸刷牙、穿衣戴帽、整理床铺,到如今荣获“南粤优秀教师”的称号,周秀文把这一切归结为“耐心”,“智力障碍的孩子与普通孩子不一样,他们的学习呆板而重复,在别人看来一气呵成的事,我们却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分解教学。”

  启聪班的语文老师曹娇玲同样要比别人付出好几倍的耐心。失去了听觉的孩子,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只能通过视觉,在他们眼里,“小心翼翼”的意思就是曹娇玲轻手轻脚拿起书本的样子。

  “我最怕的就是鲁迅的课文,抽象的反语修辞最难通过动作或者手语解释。”曹娇玲无奈地告诉笔者,一篇《藤野先生》,平常教学可能只需要花费两三个课时,而她却需要至少十个课时,一句一段地剖析、讲解。

  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11年的曹娇玲选择继续站在讲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打着手语解释词语、讲解课文、指导作文,“他们享有考大学的机会,他们需要我。”

  暖心:

  “他们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

  “吴老师好”“吴老师吃饭了吗?”“吴老师要去哪里?”……当采访结束,吴彩英陪同笔者走到校门口,一路上不断有学生主动向她打招呼。“当特教老师的幸福感就在于,孩子们都很单纯,他们一旦接受了你,就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吴彩英解释了她辞去7年的幼儿教师工作,跳槽成为特殊教育老师的原因。

  “自闭症的孩子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是对这个世界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沟通方式。”夏健思不仅是启聪班的英语老师,还是自闭症儿童感知外部世界的引路人。他为自闭症儿童开展了情绪与行为障碍教育,通过行为评估、制定个性化教育计划,一步一步地引导自闭症儿童建立起与外部世界的联系。

  教室里随处可见的提示卡片、时刻表、日历表,是夏健思与孩子们沟通的秘密武器,“有时候,自闭症儿童的特殊行为,就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表达他的需求。这个时候,你要做的就是上前抱住他,给予他情绪安抚,再慢慢引导他表达出来。”

  未来还很久远,夏健思来不及细细计划,当下,他只想着怎么样才能将英语文化更好地传授给听障儿童,怎么样才能打开自闭症儿童心灵窗户。

  “当有孩子主动来问我英语问题时,当自闭症的孩子不再伤害自己时,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说起暖心的瞬间,夏健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刚从园艺班下课回到办公室的周秀文来不及把汗水擦干,就要赶去下一个班给孩子们上生活实践课。讲台上的她神采奕奕,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一遍一遍地用图片、用视频、甚至扮作动作滑稽的小丑,教会孩子们识字运算,引导孩子们学会生活自理。

  “孩子们都还小,他们会调皮,会哭闹,我们需要付出几倍甚至数十倍的耐心去教导。但是,当一个平时有伤人倾向的自闭症孩子主动为我抹去脸上的汗水时,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周秀文说道。  

  

 
编辑: 何柏梅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